------第四部短篇文章-尚未說出口的話------

2015-07-31-00-14-59_deco  

「雪白的雲朵。藍色的天空。」

「哥哥曾經跟我說過,總有一天...我和他會一起生活在那裡...跟爸媽一起。」

我叫做高梓玹,一個已經失去活下去的理由的...一個空殼

"爸...媽...哥...梓玹要去找你們了"我閉上雙眼,往大馬路衝去...

------視角轉換(世勳視角)------

我叫做吳世勳,從15歲那年發病以來就一直住在醫院裡,我沒有辦法像其他同年齡的孩子們一樣,想去哪裡玩就去哪裡玩

我想我得的病是絕症吧,因為我只能每天靠著注射一支要價6萬的針,才能夠讓我的生命再延長下去一些...

待在醫院裡,我認識了很多的好朋友,但是他們不是比我先離開這個世界了,就是完全康復回家去了

------

這一天我走在醫院的走廊上,聽到一群實習護士說,我的隔壁病房轉來了一個女孩子

"呀,你們知道嗎?"一名叫做'雪莉'的實習護士說著(作者亂入:我女神...QAQ)

"知道什麼?"一名叫做'水晶'的實習護士說著(作者亂入:接下來都會是f(x)的成員唷><但是不用本名~~~)

"就是那個剛剛才轉到世勳病房隔壁的女孩子呀"雪莉看著水晶說

"你說的是我妹的同學,高梓玹嗎?"一名叫做'露娜'的實習護士說

"他是你妹的同學?"所有人驚訝的看向露娜

"嗯,他是我妹的高中同學,從以前到現在感情都還一直很好,也一直有在聯絡"露娜回答

"這不是重點,雪莉你剛剛到底想說什麼?"一名叫做'宋茜'的實習護士說(作者亂入:好吧~宋茜是用本名><)

"對呀對呀!!!!!!快說!!!!!!"一名叫做'安貝兒'的實習護士激動的說著

"就是呀...我聽說他是因為聽到他哥哥出事的消息,才會跑去大馬路上給車撞的"雪莉回答

"真的假的!!!!!!"其他人驚訝的說著

"這件事情我知道,我妹跟我說,梓玹他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父母,是他哥哥到處打工養活他的"露娜帶著有些感傷的表情說著

"他們難道沒有親戚嗎?"水晶看著露娜問

"有是有,但是都沒有任何一個親戚願意收留他們兄妹倆,所以只好把他們送去育幼院,原本過的好好的,可是他哥卻在梓玹15歲那年帶著梓玹離開了育幼院,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供梓玹讀書"露娜帶著難過的表情說

"好可憐呀..."宋茜面帶哀傷的表情說

"你們還在這裡幹嘛?還不快點去幫病人們換藥!!!"一名比較資深的中年護士走過來說

"是!!!"他們一同回答,之後各自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了

高梓玹...衝出去給車撞...這是自殺嗎?

------

如果我要回自己的病房的話,一定會先經過那個叫做'高梓玹'的女孩子的病房

不知道為什麼...我忍不住打開了他病房的門,進到了他的病房裡

一個身穿粉紅色病人衣服的女孩子躺在床上熟睡著,可能是因為打了點滴,所以才還沒醒過來吧

我走到了他的床尾,床尾上掛著病歷表,我拿了起來看

「病人:高梓玹,性別:女,出生年月日:1994年4月13日。」他年紀竟然跟我才相差一天...

女孩的頭髮是咖啡色的,散落在他枕頭上的一旁,他的表情看起來很沉靜

"等你醒過來了...我再來正式跟你打招呼吧"我帶著微笑對著沉睡著的他說

------視角轉換(梓玹視角)------

我睜開了雙眼,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名長相相當漂亮的女護士

"你醒過來了呀~"那名護士的脖子上掛著寫著'實習護士:鄭水晶'的名牌

"這裡是...醫院嗎?"我看著那名護士問

"嗯,你已經昏睡快一個星期了"水晶護士笑著對我說

"快一個星期呀..."我看著他說

"是呀~我已經幫你換好點滴了,等一下中午的時候,我會送午餐來給你的,你這麼久沒吃東西,應該會很餓的~"水晶護士親切的說著

"是...謝謝你"我帶著淡淡的微笑說

"不會,這是我應該做的"水晶護士笑著對我說,然後轉身走出了病房

我坐直了身子,抬頭望向病房內大玻璃窗戶外的天空

「哥哥,爸爸跟媽媽是不是在天上呀?」

「嗯...雪白的雲朵,藍色的天空,爸跟媽就在那裡。」

「那我為什麼都看不到爸爸跟媽媽呀?」

「放心,總有一天我們會跟爸媽一起生活在那裡的。」

哥...看來是你先跟爸媽生活在一起了

我沒死,這就代表你希望我連你的份也一起好好活下去,對吧?

------視角轉換(世勳視角)------

梓玹昏睡的這段時間,我都會到他的病房裡看他,看他什麼時候會醒來

然後也會有些希望,當他醒來的時候...第一眼看到的人會是我

"梓玹剛剛醒來囉~"水晶護士笑著對我說,他和其他實習護士都知道,我這段時間一直去到梓玹的病房裡看他

我走到梓玹的病房門前,猶豫著要不要開門進去的時候,他就已經發現我了

"進來吧~"梓玹帶著淡淡的微笑對我說

我不好意思的走進了他的病房裡,而且還感覺到了有些緊張,這種感覺對我來說是第一次

"那個...我是在你隔壁病房的...我叫做吳世勳,請多多...指教"我艱難(?)的對他說出了這一句話

"我叫做高梓玹,以後我也要請你多多指教了"梓玹帶著微笑對我說

我拿了一張椅子,然後安靜的坐在他的身邊,他也安靜的一直望著大玻璃窗戶外看

"那個...你很久都沒有吃東西了...你會不會餓呀?"我小心翼翼的看向他說

"嗯,有一點"他帶著淺笑回應我

"這個是我最喜歡吃的巧克力,你先拿去吃,墊墊肚子吧"我拿出放在我口袋裡的巧克力,然後遞給了他

梓玹先是猶豫了一下,之後才從我手中拿走了巧克力,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,跟我的手比起來,他的手顯得有些冰冷

"你等我一下"我站了起來,然後跑出了病房

------視角轉換(梓玹視角)------

正當我在回憶往事的時候,有一個人來到了我的病房門口,我看到了之後,直接叫他進來了

"那個...我是在你隔壁病房的...我叫做吳世勳,請多多...指教"那個男孩看似害羞的向我介紹了他自己

或許是因為尷尬的關係,所以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說話

"那個...你很久都沒有吃東西了...你會不會餓呀?"世勳突然看向我問,看起來有些小心翼翼

"嗯,有一點"我帶著淺笑回應了他

"這個是我最喜歡吃的巧克力,你先拿去吃,墊墊肚子吧"世勳從他口袋拿出了一個巧克力,然後遞到了我的面前

我雖然猶豫了一下,卻還是接過了他給我的巧克力,手還不小心觸碰到他的手

然後他對我說了一句'你等我一下'就衝出了我的病房,之後等到他回來的時候,他手上多了一袋東西

"這個是我放在我病房裡的暖暖包,雖然說現在的天氣沒有很冷,但是因為你的手很冰,所以...吶~"世勳拿出了兩個暖暖包,然後塞到了我的手裡

他的雙手握住了我的雙手,從他手心裡傳來的溫度...非常的溫暖

"阿...對...對不起"世勳突然意識到了他的舉動,連忙把他自己的手拿開

"哈哈哈..."看到他看似有些可愛的舉動,我開心的笑了

"哈...哈哈哈"世勳看到我笑了之後,也跟著我一起笑了起來

------視角轉換(世勳視角)------

我和梓玹認識到現在已經差不多有三個月了,他因為腳受傷的關係,所以一直住在醫院裡接受治療

梓玹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愛笑,非常開朗的女孩子,跟他在一起我覺得非常的快樂

"吳世勳,你跟和你同年齡的人來比,你顯得很純真"梓玹笑著對我說

"怎麼說?"我笑著看向他問

"因為我看你跟醫院裡的小朋友們玩在一起的時候,臉上總是掛著天真的笑容,就像是天使一樣~"梓玹笑著回答我

我對著他說了一句'謝謝你的稱讚'之後,我跟他都安靜了一下子

"梓玹"我突然望向他

"嗯?"梓玹轉過頭看向我

「我喜歡你。」我看著他這樣說

我看到他臉上閃過的訝異,但是也只有一瞬間而已

「我也是。」他笑著回答我

------視角轉換(梓玹視角)------

認識世勳到現在差不多已經有三個月的時間了,世勳人很好也很善良

世勳雖然跟我同年,比我早一天出生,但是我總是覺得他比和他同年齡的男孩子來比,他顯得比較純真

世勳告訴我他喜歡我,我笑著回答他我也是,自從遇上世勳之後,我就覺得自己又有了一個可以活下去的理由了

------

這天的我走在要去治療的房間的走廊上,我經過了一個房間,看到了世勳躺在裡面的病床上

一個醫生手上拿著看起來比其他針筒都還要粗一點的針筒,準備往世勳的手上注射去

"..."世勳雖然沒有出聲,但是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卻非常的難受

幾個護士和醫生走出了這個房間,我馬上跑了進去

"世勳..."我心疼似的看著世勳

"梓玹..."世勳帶著微笑說

"很痛嗎?"我看著世勳問

"還好...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"世勳笑著對我說,然後摸了摸我的頭

世勳之前跟我說過他得的病是一種連醫生都查不出來的病,自從他15歲那次發病之後,他就只能靠著每天注射一支針,他的病才會比較好一些

但是這樣的世勳...看起來非常的痛苦

------

世勳要我趕快去接受治療,所以我就聽話的離開了那裡

"吳世勳的家屬,到這裡來吧"一名醫生說著,他是剛剛幫世勳注射針的醫生

一對夫妻走進了那名醫生的辦公室裡,看起來好像是世勳的父母

我悄悄的走到門留有一點空隙的旁邊,靠著牆壁聽著裡面的人說話的聲音

"世勳的病情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嚴重些,如果不再送去美國治療的話,恐怕..."醫生說著

"老公...我們世勳怎麼辦..."世勳媽媽說著

"會沒事的...我們世勳會沒事的...別擔心"世勳爸爸說著

我驚訝的站在原地,連動都沒辦法動...

------轉換視角(世勳視角)------

每次注射完針之後,身體都會有些不舒服,但是我也習慣了

我回到了自己的病房,看著書坐在床上

"喀..."我病房的門突然被打開了

"爸~媽~"我帶著笑容叫著

"我們來看你了~"媽笑著對我說

"你妹妹也來了~"爸笑著說,然後妹妹從病房門外走了進來

"世美~"我笑著叫著自己的妹妹,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妹妹

沒錯,我是被我現在的父母領養的,而世美是他們在領養我之後的一年,上天讓他們得到的孩子

"嗯..."世美冷淡的回應我

現在的世美已經是個初中學生了,已經不是會像他小時候那樣常常黏著我,可愛的叫著'哥哥~'的妹妹了

"爸媽今天來是有事情要跟你說的"媽笑著對我說

"爸,我們什麼時候才要離開?我跟朋友們約好等一下要一起去吃飯耶!!!"世美不耐煩的說著

"你這孩子真是!!!!!!"爸看像世美說

"如果世美你有其他事情的話,可以先離開沒有關係的~"我笑著對世美說

"嗯,那我走了~"世美平淡的回應我,之後轉身離開這裡了

"我去追世美呀"爸對媽說完之後,也轉身離開了

"媽,你剛剛不是說有事情要跟我說嗎?"我看向媽說

"世勳呀~醫生說你的病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嚴重一些,所以建議我們把你送去美國治療,我跟你爸決定好了..."媽說到一半,就被我打斷了

"不用了"我帶著燦爛的笑容說著

"什麼不用了?世勳你的病必須好起來呀!!!"媽激動的抓住了我的手

"我已經...虧欠爸媽你們太多了"我看著媽說

"什麼虧欠!!!不要說什麼虧欠!!!爸媽也是心甘情願的呀!!!"媽邊哭邊激動的對我說

"真的不用了..."我握上媽的手,帶著微笑對他說

"世勳呀..."媽流著淚看著我

"媽~我真的覺得自己每天這樣活著非常的痛苦,每天都要注射一支針,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好痛...有時候的我還會因為這樣而一整夜都睡不好,所以...就到此為止吧,我不想再痛下去了"我帶著微笑說著

"世勳呀...我們世勳呀...世勳..."媽抱住了我,不停的哭著

我真的不想再這樣下去了...

但是如果我離開了這個世界的話,梓玹怎麼辦才好?

------視角轉換(梓玹視角)------

世勳要我吃完早餐之後,就去他的病房裡,他說有事情要跟我說

"世勳~我來了~"我笑著走近世勳

"過來這裡坐吧~"世勳笑著對我說,然後拍了拍他身旁的位置

我坐到了世勳的床上,帶著笑容看著他

"世勳,你不是說有事情要跟我說嗎?"我看著世勳說

世勳打開的身旁的抽屜,拿出了一本相簿,然後翻了開來

"這是我小時後的照片"世勳帶著微笑對我說

我湊近看了看,照片上面有著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小男孩

"這是..."我看向世勳問

"這是我和我雙胞胎弟弟的照片"世勳笑著回答我

"雙胞胎弟弟?"我驚訝的問著

"嗯,其實我本來是個孤兒..."世勳看著照片,帶著淡淡的微笑說

"..."我安靜的注視著世勳帥氣的側臉

"我在6歲的時候被我現在的父母領養,所以就跟我弟弟分開了"世勳看向我說

"那你弟弟現在人在哪裡?"我問著世勳

"日本,聽說在我被領養不久之後,他被一對也姓吳,正要移名到日本的夫妻領養了,所以我想他現在應該是在日本吧"世勳回答我

"那你有想過要去找他嗎?"我問著世勳

"有...但是我想我這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去找他了"世勳看著我回應

"為什麼?"我問著世勳

"因為我決定放棄治療了"世勳帶著認真的眼神對我說

"為什麼!!!怎麼可以!!!吳世..."我的話還沒有說完

世勳突然吻住了我,輕輕的...溫柔的...青澀的...過了許久世勳才從我的唇上離開

"不用問為什麼...好嗎?"世勳輕輕的抱住了我

"嗯..."我回應世勳,他叫我不要問為什麼,那我也只好答應了,因為我也知道世勳的病情了不是嗎?

"我愛你"世勳放開了我,然後看著我說

"我...那個...不是..."我突然語無倫次了起來

"你果然很可愛~"世勳笑著對我說,然後在我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

"不是...才剛說喜歡我不久...怎麼突然..."我害羞的低下了頭

"因為我怕自己以後沒辦法對你說出口呀~"世勳帶著迷人的微笑對我說

"..."我一時因為害羞的關係,所以說不出任何話,但是我卻不小心忽略了世勳說的話

我和世勳又看了一會他小時候和他雙胞胎弟弟一起照的照片之後,世勳突然對我說

"其實我的名字不叫做世勳"世勳看著我說

"不然叫什麼?"我看向世勳問

"我爸媽那時候要領養我時,育幼院的院長說錯了我的名字,世勳這個名字,其實是我弟的名字"世勳看著我回答

"那你原本的名字叫做什麼?"我問著世勳

"我也記不太清楚了,好像也是什麼勳的吧~"世勳笑著對我說

"不管原本你的名字是什麼,你永遠都會是我心中的那個吳世勳"我笑著對世勳說

世勳看著我,露出了好看的笑容

哥...我喜歡的人,就是現在對我笑著的人,所以,可以請你幫我跟上天說,能不能讓他晚些在帶世勳離開?

------視角轉換(世勳視角)------

這天的我和梓玹一起坐在醫院設置的大花園裡,梓玹手裡拿著一本各國的旅遊書

"世勳,你最想去的是哪個國家呀?"梓玹笑著問我

"日本"我沒有絲毫的猶豫,就對他說出口了

"是因為你弟弟在日本的關係嗎?"梓玹看著喝著巧克力奶茶的我問

"有一半是有一半不是,我聽說北海道下雪的時候很漂亮,所以一直很想去看看"我笑著回答梓玹

"那我們以後一起去吧~"梓玹笑著對我說,以後嗎...如果我沒有以後了呢?

"嗯~"我笑著摸了摸梓玹的頭

------

現在的我因為已經放棄了治療,所以連每天要打的針都沒打了

剛開始身體還挺不錯的,但是我覺得現在的自己,身體愈來愈虛弱了...

"世勳~下雪了耶!!!!!!"梓玹透過我病房裡的大玻璃窗戶,興奮的笑著說

"真的耶,下雪了~"我走到梓玹的身旁,然後握住了梓玹的左手

明年的冬天...我或許就沒有辦法再陪梓玹一起看雪了

"我們去看雪吧~"我笑著對梓玹說

"可是外面很冷,萬一你感冒了怎麼辦?"梓玹擔心的說著

"放心~我不會感冒的"我笑著對梓玹說

"不行~我們還是好好的待在醫院裡吧"梓玹對著我說,眼神顯得相當認真

"可是..."我看著梓玹

"嗯嘛~"梓玹快速的在我右臉上親了一下

"用這個抵銷吧!!!"梓玹笑著看著我說

"知道了~"我笑著抱住了梓玹

梓玹的手圈住了我的腰,我的頭放在他的左肩膀上,聞到了從他頭髮散發出來的香味,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好幸福

我看著梓玹用力的眨了一下雙眼,然後梓玹疑惑的看著我

"你在做什麼呀?"梓玹看著我問

"我要用我的眼睛把你拍下來,這樣我就可以永遠把你記在我的心裡面了"我笑著對梓玹說

我想永遠記住你的樣子...高梓玹

------視角轉換(梓玹視角)------

冬天已經接近了尾聲,再來很快就會是春天了吧

世勳一天比一天的虛弱,臉色也變的有些蒼白...

"世勳~"我批著一件薄外套,來到了世勳的房間

"梓玹~"世勳笑著看向我,臉色好像又比昨天更不好了

我坐到了世勳的床上,世勳突然抱住了我

"怎麼了嗎?"我問著世勳

"沒有...就只是想要跟你要抱抱~"世勳帶著他獨特的奶音對我說

"明天我帶你去看雪好不好?"我轉過身看著世勳說

"現在哪裡還有雪呀~"世勳笑著對我說

"我說有就是有!!!你到底去不去?"我看著世勳說

"去去去!!!我去就是了~"世勳笑著回答我

我有一股奇怪的感覺,如果這件事情不明天做的話,以後可能就沒有辦法做了...

------時間轉換(隔天晚上10點)------

我拉著世勳來到了醫院設置的大花園裡,要他坐在木製的長椅上等我

"這是什麼?"世勳看到我推出了一台小型的機器,然後對著我問

"等一下你就知道了~"我笑著回答世勳

我跟有在經營滑雪場的朋友借了一台小型的製雪機器,為的就是讓世勳看一次雪

我按下了製雪機的按鈕,製雪機開始噴出了許許多多的雪花,由下而上的噴著,就像是真的下雪了一樣

"哇..."世勳看著由上飄下來的雪花,露出了開心的笑容

"喜歡嗎?"我笑著看著世勳問

"嗯~我很喜歡,謝謝你~"世勳笑著對我說

------

製雪機還不停的在造著雪,我和世勳一起坐在木製的長椅上

"梓玹"世勳喚著我的名字

"嗯?"我轉頭看向他

世勳突然抱住了我,我聞到了從他身上傳來的清香

"謝謝你..."世勳抱著我說

"我也要謝謝你...謝謝你讓我遇見了你"我也抱住了世勳

"還有...對不起..."世勳抱著我繼續說,我感覺到他的呼吸好像有些急促

"說什麼對不起呀~你又沒有對不起我什麼事情"我邊聞著他身上的清香邊說著

"梓玹...我愛你..."世勳對著我,然後我感覺到他的手慢慢的從我被上滑落

"世勳?世勳?世勳!!!世勳!!!吳世勳!!!吳世勳!!!"我輕輕的推開了世勳,一邊搖著他,一邊不停的叫著他的名字

世勳還是...離開了我身邊

------

在我出院的這一天,我去到了曾經世勳住過的病房

"梓玹你來啦~"水晶護士帶著淺笑對我說

"嗯~"我帶著微笑回答

"這個好像是世勳要留給你的,他的父母跟我說,他們在整理世勳放在這裡的東西時,發現了這個"水晶護士遞給了我一本相簿

"謝謝~"我接過了東西,然後水晶護士對我說了句'不會'之後,就轉身離開了這裡

這個不是他和他雙胞胎弟弟的相簿嗎?

我一個不小心,相簿掉到了地上,從相簿裡滑出了一封信,還有幾張我和世勳的合照

我蹲下去撿了起來,眼淚開始在我的眼眶裡打轉著,我打開了那封信

『梓玹,跟你在一起的這段時間裡,我真的過的很開心也很幸福,但是...我沒有辦法跟你一起走到最後。我沒有辦法牽著你的手,像一般的情侶一樣在街上逛街,我沒有辦法牽著你的手,一起走在婚禮典禮上,我沒有辦法牽著你的手,到各個國家去玩。說到這裡...我就只是沒有辦法繼續陪在你的身邊而已了。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'我愛你'嗎?我知道你是因為害羞才沒有回答我的...'我愛你'這句話,以後沒辦法對你說了呢,真的好討厭呀~還有呀,我曾經有好幾次希望我離開之後,你能夠完全的忘記我,但是每當這麼想的時候...卻又希望你能夠永遠記得我。這樣的我...很自私吧?我想說的話實在是太多了,所以我用一句話來表達吧~我愛你,高梓玹。永遠愛你的世勳筆。』

"世勳...世勳..."我拿著世勳寫給我的信,坐在地上哭泣著

「我也愛你。吳世勳。」

------時間轉換(一年後)------

世勳,你現在過的好嗎?

你在那裡遇見我爸媽和我哥了吧?我哥他有沒有欺負你呀?

世勳,自從你離開了之後,我開始去學了日文,開始帶著照相機,去了很多日本的城市玩,沿路玩沿路拍,記錄著我的所到之處

這裡是我的最後一站,你最愛的北海道...現在是冬天,正在下著美麗的雪呢~

"哥~"一個講著日文的小女孩開心的叫著另一個小男孩(作者亂入:就當作他講的是日文吧^^)

"快過來~"小男孩講著日文,開心的要小女孩過去他那裡

我拿起了我的照相機,記錄下了小女孩和小男孩天真的笑容

小女孩和小男孩拿起雪打雪仗的樣子,一起躺在雪上用身體做小天使的樣子,一起堆雪人的樣子...

這讓我突然想起了世勳你...你之前跟小朋友們玩時,露出的純真笑容

世勳...我又想你了...我該怎麼辦才好?我是不是應該克制自己去想你呀?

拍完小女孩和小男孩的照片之後,我正準備轉身離開

我和世勳一起看過的旅遊書突然從我口袋裡掉落,突然有一陣風把他吹走了,我拖著我的小行李箱趕緊追了上去

有一個男孩彎下了腰,幫我撿起了我的旅遊書

"謝...謝謝..."我邊喘著氣邊說著日文,然後抬頭看向那個男孩

一個長相跟世勳一模一樣的男孩站在我的面前,帶著微笑看著我

"你是..."我不小心說出了韓文,難道他就是世勳的雙胞胎弟弟?

"你是從韓國來的呀?"那個男孩講著流利的韓文笑著問我

"我是從韓國來的沒錯"我回答那個男孩

"這個是你的東西對吧?"那個男孩把我的旅遊書遞給了我

"謝謝你"我帶著微笑向他道謝

"不客氣"那個男孩笑著對我說,然後從我身旁走了過去

"等一下!!!"我轉過身叫著那個男孩

"怎麼了嗎?你是不是想說我韓文為什麼那麼好?其實我也是..."那個男孩轉過身看著我說,但是說到一半就被我打斷了

"不是那樣的!!!我是想問你...你叫做什麼名字?"我看著那個男孩說

"哦~原來是這樣呀,我還以為你要問我韓文為什麼那麼好呢"那個男孩笑著說

"所以...你叫做什麼名字呀?"我看著那個男孩說

「世勳。吳世勳。」那個男孩帶著燦爛的笑容對我說

"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像你這樣直接問我名字的女孩子呢~"世勳和我肩並著肩走著

"真是不好意思..."我抱歉的說著

"看你拖著行李箱的樣子,應該是還沒找到住的旅館吧"世勳看著我問著

"嗯,我剛剛才到這裡來的"我看向世勳回答

"我家是開民宿的,不介意的話就去我家那裡吧,我會叫我爸媽算你便宜一點的"世勳笑著對我說

"真是謝謝你了..."我帶著微笑對世勳說

"對了!!!我爸媽也是韓國人,他們在我6歲的時候..."世勳一直開心的對我說著

世勳...我找到你的雙胞胎弟弟了

------The End------

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短文唷~~~~~~

最後的結局...我也不知道對各位來說,是好的還是不好的,但是對我來說,這樣的結局應該算是好的了

等一下我會一次放上其他短文的介紹,請大家去看看吧~~~^^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Lucky One&CooNeed

朝夢想前進的雲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世勳所向無敵
  • 有點虐耶....
    不過結局還不錯~(撒花~)
  • 很多人都這樣說...

    朝夢想前進的雲兒 於 2015/08/11 13:0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