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---第二十一部短篇文章-碎片.記憶.拼湊------

16-02-02-00-28-52-544_deco  

*先採男主角視角*

------

「我...想起你了。」

「我只希望你能夠好好的。」

------

2003年的那個秋天,我遇見了他

那天的假日,我一個人回到了學校練習吉他

在我經過美術教室的時候,我看到了一個女孩

我站在美術教室的門口,透過門上面的玻璃看向在裡面畫圖的女孩

陽光透過另一邊的窗戶,照射到了女孩的身上及他的畫

女孩突然站了起來,手裡提著裝水彩的小水桶,正要往門這裡走來

我急忙跑到了走廊旁的柱子躲起來,如果被發現的話會很尷尬吧

"喀..."女孩打開了門,然後往我原本來的方向走去

"呼..."我鬆了一口氣

看到女孩走遠之後,我進到了美術教室裡

女孩畫的那張圖畫上有著一個長相可以算是帥氣的男人,不過依畫中的那個男人來看,他應該是那女孩尊敬的長輩吧?

"..."我看到了其中有一處的水彩還沒乾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使我摸了上去

就在我莫名摸上畫之後,那張畫看起來就好像有一部分被我給毀了,而我手上也沾上了屬於黑色的水彩

"嗒..."女孩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

我因為一時心急,所以找了個放置物的鐵櫃躲了起來,然後透過鐵門的縫隙觀察女孩

"喀..."女孩關上了門,然後走到了畫前坐了下來

我看到女孩突然看著畫皺眉,但是下一秒又拿起了水彩筆畫起那張畫

"..."我透過縫隙看到了女孩的臉旁

女孩看起來相當有氣質,臉有些許的嬰兒肥,但是看起來很可愛

"..."女孩突然放下了畫筆站了起來,然後往門那裡走去

"喀─"然後我清楚的聽到了門被鎖上的聲音

我急忙從鐵櫃裡出來,然後開始拍著門大叫

"別走呀!!!我人還在裡面呢!!!"我拍著門大叫著,但是女孩卻好像已經走遠了

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我又再次聽到了腳步聲

"那個!!!不好意思,你能幫我開門嗎?"我拍著門說

在我說完話之後,女孩遠去的腳步聲又響起

過了沒多久,我又再次聽到了從遠方傳來的腳步聲

我靠著門坐了下來,然後等著女孩說話

女孩沒有說任何話,然後我感覺到他也同樣靠著門坐了下來

我和女孩就這樣隔著一道門的距離坐著,然後終於我忍不住開口

"你在嗎?"我不是因為害怕,而是因為想要確定女孩在不在那裡

"嗯"女孩回應我

"很抱歉...你的畫..."我對著女孩說

"沒關係"女孩回應我

"你會怕黑嗎?"我抱著雙膝,靠著門問女孩

"會"女孩回應我

"那我來開燈好了"我對女孩說,然後正要站起來

"晚上學校不會供電"女孩對我說

"這樣呀..."我邊說又邊坐了下來

------

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早上了,女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到鑰匙,把門打開了

"燦烈呀"我轉過身去,看到了跟我感情很好的伯賢和鍾大

"哦,伯賢"我回應了一下

"我們去打球吧"伯賢笑著對我說,他手裡還拿著一顆籃球

"走吧,別再待在那裡發呆了"鍾大笑著對我說

我跟著伯賢和鍾大去到藍球場,就在球打到一半的時候,我看見了他

"燦烈小心球呀!!!"伯賢著急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裡

"碰─"我聽了一個巨響,然後我眼前就一片黑了

我醒來的時候,我才發現我在保健室裡

"燦烈你還好吧?"鍾大小心翼翼的問著我

"你是怎樣?球到你那邊都沒在注意"伯賢癟著嘴對我說

"喀─"保健室的門突然被打開

"丹菲你來啦"保健室阿姨笑著對剛從外面進來的女孩說

"你..."我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女孩,他不就是我在美術教室看到的女孩嗎?

"沒事吧?"女孩突然問我

"什麼呀...燦烈你認識張丹菲?"伯賢驚訝的問

"你怎麼認識他的呀?"鍾大看向我問

「張丹菲。」原來他叫做張丹菲呀...

------視角轉換(女主視角)------

2013年的今年秋天,好像有點太冷了

我坐在電腦前用電腦畫板畫著我最近正在畫的漫畫,我這次畫的漫畫聽金部長說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

但是每當我畫到漫畫中男主角正要向女主角展開燦爛笑容的時候,我就會開始不知道該如何下筆畫下去

"唉..."我將電腦畫板放到一旁,準備去複診

我看了看放在電腦桌旁的小時鐘,心中突然莫名覺得煩燥了起來

------

我來到了一家精神診所,這裡是我長期下來都定期來複診的地方

"張小姐的狀況好像愈來愈嚴重了"女醫師看著我說,他是我的主治醫師

"怎麼說?"我看著女醫師

"我發現你會對時間感到敏感的問題還是一樣,而且有愈來愈嚴重的情況"女醫師看著我說

"我知道"我看著女醫生說,眼睛正好喵到了放在女醫師桌上一旁的小時鐘,又突然莫名覺得煩燥了起來

這種煩躁的感覺,這只有在晚上的時候才會出現,尤其是在快接近某些時間點的時候

"我建議你要開始服用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藥了"女醫師看著我說

"..."我沉默

"你一直找不回失去的記憶,這對你的精神狀況也有很大的影響"女醫師對著我說

"我帶了我跟醫師您說過的那年的日曆,看上面的字跡似乎是我寫的"我邊說邊拿出了那個日曆

那個屬於2003年的日曆,上面所寫的事情都好像是我不知道的,又或著跟我沒關係一樣

我對於那年的秋天,我跟一個誰在一起,跟一個誰做了什麼,完全想不起來,就像是有其中一塊記憶消失了一樣

"這個日曆的日期似乎停在了12月8日這天了,你對這個日曆有任何印象嗎?"女醫師看著我說

"沒有,就好像是我寫的,又好像不是我寫的一樣"我回答女醫師

"相遇,初吻,離開...雖然我不知道這些是不是你寫的,但是我認為這跟你失去的記憶有著密切的關係"女醫師看著我說

"是這樣嗎?"我看著女醫師說

"嗯,而且你之前也說過,在你真正有記憶之後,你就發現你已經開始在畫你的漫畫了,所以我認為你失去的記憶,跟這個日曆有相當大的關聯"女醫師看著我說

關聯...到底是什麼關聯呢?我怎麼一點都想不起來?

"我覺得你可以回去以前那時住過的地方,或許能夠找回你失去的一些記憶也說不定"女醫師對我說

在女醫師對我說完話之後,我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說話

"滴答...滴答...滴答..."太過久的沉默,使時鐘的聲響在我耳裡顯得很大

"那我就先走了"我拿起了包包站了起來

"這個藥也帶走吧"女醫師手裡拿著一小罐的藥

"滴答...滴答...滴答..."時鐘的聲音不停的在我耳裡響著

"真是!!!"我拿起了小時鐘將電池拔去,之後將電池丟在了桌上

"..."女醫師驚訝的看著我

"謝謝"我拿走了女醫師手上的藥罐,然後走出了他的辦公室

------視角轉換(燦烈視角)------

我看到了從精神診所裡走出來的丹菲,然後馬上就跑到了他的身旁

"還好嗎?記憶想起來了嗎?"我問著丹菲

"..."丹菲沒有回答我,只是顧著走自己的路

我跟著丹菲回到了他的處所,然後跟著他走了進去

"唉..."丹菲一進門就躺在了床上

"你不吃飯嗎?這樣會沒有體力畫漫畫的"我站在床邊對丹菲說

"..."丹菲沒有理會我,而是翻了個身睡去

"丹菲..."我站在床邊心疼的看著丹菲

------

2003年的那個秋天,我莫名和女孩成為了好朋友

"丹菲,你以後的夢想是什麼呀?"我笑著問坐在我身旁的女孩

"畫家,那燦烈你呢?"丹菲笑著對我說

"廚師,我想要開一家餐廳,然後讓所有人都吃到我做的料理"我笑著對丹菲說

"可是燦烈你不是很會音樂嗎?為什麼不當音樂製作人呢?"丹菲看著我問

"那也只是興趣而已呀~"我笑著對丹菲說

我站了起來,然後伸出了右手

"我們騎腳踏車去逛逛吧"我笑著對丹菲說

我騎著腳踏車,腳踏車後座坐著丹菲,我就這樣載著丹菲穿梭在一條兩旁都有著櫻花樹的道路上

"燦烈"丹菲邊叫我邊用他的雙手遮住了我的雙眼

"阿阿阿!!!這樣很危險呀!!!"我才剛說完話,我的話就實現了

我和丹菲一起從腳踏車上跌了下來,我沒有事情,但是丹菲的左膝蓋卻受傷了

"沒事吧?"我蹲下身問丹菲

"嗯,沒事"丹菲笑著說

"很痛吧?"我擔心的問著

"沒事,我有ok蹦"丹菲邊說邊拿出了ok蹦

丹菲小心翼翼的為自己貼上了ok蹦,之後就看向我

"你看~我就說沒事吧~"丹菲看著我,露出了燦爛的笑容

"可是你的手錶..."我看著丹菲的手錶說

"沒關係,就只是表面稍微裂開而已嘛~"丹菲笑著對我說

雖然丹菲是笑著說的,但是我看得出來他掛在臉上的笑容有些難過

------視角轉換(丹菲視角)------

"你的彼得潘,離開你有一點孤單..."我的手機突然響起

"喂..."我接起了手機,現在的我還躺在床上

"張作家,你現在可以來一趟出版社嗎?"電話另一頭的金部長說

"好的,我馬上過去"我回應金部長

------

我坐在出版社裡,金部長的辦公桌旁,出版社裡滿是忙進忙出的工作人員

"你看看這個,都已經放上網路兩天了,卻都還是排行榜第一位"金部長激動的說著

"是"我回應金部長

"現在很多人都打電話說要買版權,說是要拍電影或電視劇,可說是相當..."金部長話說到一半

"鈴─鈴─"金部長的手機突然響了

"是你好,是是是,我正在跟我們張作家討論這件事情呢~好好好,那麼就先這樣了,好~"金部長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

"張作家,你看看你漫畫的人氣多高呀,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,你就是不相信我~"金部長笑著說

我看了看電腦上,金部長給我看的我的網路漫畫

我握上了滑鼠,然後往下面的評論開始滑

“這些都是作者的親生經歷不是嗎?”

“我知道有關於這個故事的所有事情呢~”

我點開了留言這兩句的人-"曾經"的資料,但是上面卻顯示他還未建立個人資料

"部長,你可以幫我查一下這個人的ID位置嗎?"我看著電腦說

"好呀,當然沒有問題~"金部長笑著說

------視角轉換(燦烈視角)------

我站在出版社公司的門口,等著丹菲從裡面出來

"丹菲"我跑到了丹菲的身旁

"..."丹菲沒有看向我,而是一直看著前方

丹菲到了停車場之後,就上了自己的車,而我也坐了上去

我靜靜的坐在車子的後座,什麼話也沒有說

丹菲開上了高速公路,再一個路口就是一邊通往首爾,一邊通往海邊的道路

"丹菲,你想去海邊嗎?"我身子稍微前傾問著丹菲

"..."丹菲沒有理會我

突然時間就像是暫停了一樣,所有萬物都瞬間停止了

"你確定要讓丹菲去海邊嗎?"使者突然出現,他身穿一身黑的西裝,看著我問著

"使者..."我看向坐在我身旁的使著

"嗯?"使者看著我

"我想幫助丹菲恢復記憶"我看著使者說

"你確定要這樣嗎?這樣的話,你就必須消失,永遠的"使者對著我說

這樣就必須消失,永遠的消失...

------

因為我和丹菲都從腳踏車上跌下來的關係,丹菲的左膝蓋受傷了,還有丹菲的手錶也壞掉了

這天的丹菲,晚上來到了學校的美術教室裡畫圖,而我也在那裡

"為什麼你的畫裡面總是會有這個男人?"我靠在一旁的桌子上問

"因為這樣我就不會忘記他的長相了"丹菲笑著回答我

"他是你的什麼人呀?"我問著丹菲

"他是我爸爸"丹菲對著我說,然後露出了一個淺笑

"..."我看著丹菲臉上的微笑,感覺到了他好像有些傷心

"阿對了,我有份禮物要送你"我笑著說,然後拿出了一個小盒子

我走到了丹菲的面前,然後打開了小盒子,裡面裝著的是我要送給丹菲的手錶

"我幫你戴上吧"我笑著拿出了手錶,手錶是紅白條紋的款式

就在我為丹菲戴上手錶快好的時候,丹菲突然甩掉了我的手

"丹...丹菲"我錯愕的看著丹菲

"對不起..."丹菲整個像洩了氣的氣球,坐到了他身後的椅子上

"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,是我先弄壞你的手錶的"我對著丹菲說,雖然是因為丹菲才摔車的,但是我還是覺得很對不起

"這個手錶...是我爸爸在生前留下的唯一一個東西"丹菲邊說邊流下了眼淚

"我的爸爸是一名漁夫,他在我國三時和其他漁夫叔叔一起去打漁,不幸在大海上遇到了大浪,然後他跟其他漁夫叔叔就沒再回來過了,這個手錶...是我唯一能夠思念爸爸,並且帶在身上的東西"丹菲掉著眼淚說

丹菲哭的時候只掉著眼淚,沒有發出任何聲音,這樣的他讓人特別心疼

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,所以...

我蹲下了身,然後親吻了丹菲

------視角轉換(丹菲視角)------

我回到了自己的住處,準備打開家門時我的手機響了

"喂"我接起電話,電話的另一頭是金部長

"張作家呀~那個叫做曾經的人的ID位置我找到了"金部長的聲音顯得很愉快

"真的嗎?他是誰?"我驚訝的問著

"他跟你是同一間大樓的,是一個女孩子,叫做鄭秀晶"金部長對著我說

------

我躺在床上,望著白茫茫的天花板

"鄭秀晶..."我喃喃自語

鄭秀晶到底是誰?我為什麼一點都想不起來?

"唉..."我煩悶的閉上了眼

------時間轉換------

金部長今天找我去了一個發表會,說是出版社的會長舉辦的

"喀─"我停好車後關上了車門,手裡拿著一小疊的紙張,是這次發表會的所有內容

我身穿一件白色襯衫,配上一條藍色的長褲,以及一雙大約五公分左右的黑色高跟鞋

有個人撞到了我,我手裡的紙張也掉到了地上

"..."我馬上蹲下身撿起了紙張

"抱歉"那個人也一起蹲了下來,然後跟我一起撿紙張

"謝謝"我接過他遞來的紙張,之後站起身對他說

"不會,是我先撞到你的,真是對不起"那個人不好意思的笑著說

"..."我露出了一個淺笑回應他

"阿對了,我叫做吳世勳"那個人笑著對我說,他的笑容看起來有些青澀

"你好,我叫做張丹菲"我笑著對叫做世勳的那個人說

"世勳呀~"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裡,我轉過頭去才發現是我們出版社的會長,而會長的身旁站著會長夫人

"爸~"世勳笑著走了過去

爸?會長是世勳的爸爸?

"怎麼不跟我們一起來呢?"會長笑著問世勳

"就是呀,媽我都多久沒見到你了"會長夫人笑著說

"呵..."世勳笑著沒說一句話

"張作家你終於來了,我等你好久了"金部長突然出現

世勳和會長及會長夫人突然看向我這裡,讓我覺得有些尷尬

"會長,這位是張丹菲作家,就是我跟您提過的那位年輕作家"金部長拉著我到會長面前,然後笑著對會長說

"您好"我笑著對會長鞠了躬

"原來就是你呀,我聽說你這次的漫畫得到了很大的關注呢~"會長笑著對我說

"是大家不嫌棄"我帶著微笑回應

"好,那你就繼續加油,今天的發表會希望你會喜歡呀"會長笑著對我說完,然後就跟會長夫人還有世勳離去了

"進去吧,我帶你去認識其他的作家"金部長對著我說

"好"我回應金部長

------轉換視角(燦烈視角)------

我跟著丹菲來到了發表會這裡,現在是所有人用餐的時間

"..."站在我身旁的使者拿起了一杯香檳,然後喝了一口

"使者,我有問題要問你"我看著使者手裡拿著的香檳說

"問吧"使者邊喝邊回應我

"我跟你的身分明明一樣,但是為什麼你可以碰到這些現實生活中的東西呢?"我看著使者問

"只要心中有極大的信念就能做到,你也試試看吧"使者看向我回答

"..."我伸出了手,然後碰了碰香檳,但是怎麼樣也無法將他拿起

"看來是你的信念還不夠呢"使者對著我說

"丹菲呀~"我看到一個男人走向了丹菲,那個男人是出版社的金部長

"部長"丹菲回頭望向金部長

"等會這裡結束之後,我們就去續攤吧"金部長笑著說

"不用了,我等會還有其他事情呢"丹菲帶著微笑說

丹菲...如果我有極大的信念的話,我是不是就能觸碰到你了?

------

某天的早晨,我接到了丹菲打來的電話

"喂~" "你出來一下"

"怎麼了?" "出來就對了"

我走到了我家外面,然後發現丹菲站在我家的牆壁面前

"怎麼..."我走到丹菲那裡,然後看著這一大片的牆壁突然傻了

牆壁被丹菲拿油漆畫了,整整一大片都是

"送給你的"丹菲看向我笑著說

牆壁上是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背對著人,一起坐在海邊看海的樣子

"哇..."我驚訝的看著畫

"我畫了一整晚呢~漂亮嗎?"丹菲笑著對我說

"嗯,很漂亮...你真的好厲害"我看向丹菲說,然後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

"來簽名吧~"丹菲笑著說,然後拿起了油漆刷,將白色的油漆塗到了他自己的右手上

"要幹嘛?"我看著丹菲問

丹菲抓起了我的左手,然後他將他的右手覆上我的左手,我的左手也沾上了白色的油漆

"哈哈..."丹菲抓起我的左手蓋上了牆壁

"..."我看著丹菲的舉動,臉上莫名露出了微笑

"換我了"丹菲笑著將他的右手蓋上了牆壁

牆壁那張畫上面,就這樣多了我和丹菲的白色手印,一個大的一個小的

我喜歡看著丹菲笑的時候,因為這時候的丹菲看起來最快樂

------視角轉換(丹菲視角)------

我回到了大樓,我住的地方

"張小姐"大樓的管理員叔叔突然叫了我

"怎麼了嗎?"我停下腳步,看向管理員叔叔問

"今天有你的信件呢,你可以在那堆信件裡找找看嗎?"管理員叔叔笑的親切說

"好"我帶著淺笑回應

我拿起了管理員叔叔放在桌上的所有信件,開始找著寄給我的信件

「905號鄭秀晶。」一封信件上清楚的寫著

905號?鄭秀晶?

「他跟你是同一間大樓的,是一個女孩子,叫做鄭秀晶。」

905號的話...不就只住在我家對面而已嗎?

------

我拿著信件,來到了我家門口

"嗒..."我走到了905號的門前

"叮咚─"我按下了門鈴,沒有任何人回應

還沒回來嗎?鄭秀晶...你到底是什麼人?我認識你嗎?

我打開了手中的信件,信上的字跡是來自於媽媽的

信中的內容是,媽媽希望我找個時間回去看他,因為他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到我了

我把信看完之後,放回了信封裡,然後放在了桌上

肚子好餓呀...去買吃的好了

------

我手裡拿著一個皮夾,就這樣出來了

"我要一份辣炒年糕跟一份豬血腸"我對著攤販的阿姨說

"好~馬上來"阿姨笑著對我說

我站在攤販車旁,等著我點的東西好

"丹菲?"一個女聲傳入我的耳裡,我轉過頭去

"你是?"我疑惑的看著站在我眼前的女人

"我是雪莉呀,我們是高中時候的同班同學呀"女人笑著說

雪莉?難道是...

"崔雪莉?"我驚訝的說著

"對呀對呀,你終於想起我了!!!"雪莉驚動的笑著說

"哈哈哈,真是好久不見呀"我笑著對雪莉說,我們大概有十年沒見了吧

"今天的發表會我有去哦,但是看到你被一群人包圍著,我就不敢去跟你打招呼了"雪莉笑著說

"哈哈哈真的嗎?"我笑著看雪莉

"對呀,你現在可是大作家了呢~"雪莉笑著對我說

"沒有啦,還不算是大作家"我笑著對雪莉說

"謙虛什麼呀你~"雪莉笑著推了推我

"這些年你過的好嗎?"我帶著微笑問雪莉

"唉~自從你高二轉走之後,我每天都過的好無聊呀"雪莉微嘟著嘴說

"好啦好啦,對不起~很抱歉那時候沒說一聲就離開"我帶著微笑說,然後拍了拍雪莉的背

"對了,後天是泰民的婚禮呢~這個是喜帖"雪莉笑著拿出了一張喜帖

"泰民?那個很會跳舞的李泰民要結婚了?"我驚訝的問著

"是呀,大家最近也都在想辦法連絡你,因為大家都知道你變成大作家了~"雪莉笑著說

"這樣呀,那我就一定要去了,不然大家會很失望的"我笑著對雪莉說

"一定要來呀!!!我們順便互相留個電話吧~"雪莉笑著對我說,然後拿出了手機

雪莉是我高中時很要好的朋友,今天能夠遇見他真好

------時間轉換------

隔天的早上,我開著車來到了媽媽的住處

"媽~"我笑著叫著媽媽

"丹菲呀~"媽媽開心的抱住了我

"媽最近過的好嗎?"我笑著問媽媽

"很好~我最近參加了很多公益活動呢"媽媽笑著對我說

"抱歉,沒有太多時間可以陪你"我抱歉的看著媽媽說

"抱歉什麼呀~我女兒現在已經是備受關注的年輕作家了呢~"媽媽笑著對我說

"媽~"我不好意思的叫著

"好啦,媽先去準備吃的了"媽媽笑著說,然後轉身走進了廚房

------

我上了二樓屬於我的房間,房間裡的擺設一直都沒變過

我坐到了我的書桌前,然後打開了最大的抽屜

抽屜裡滿是我以前所有用過了東西,然後我看到了一本畫冊,畫冊的封面上寫著"2003"的字樣

是我那時候畫過的畫嗎?帶回家好好看一下好了

我將畫冊放進了我的側背包裡,然後又開始翻起了抽屜裡的東西

"這是..."我拿出了一個小盒子

我將小盒子打開,裡面裝著的是爸爸唯一留下來的手錶

"怎麼會有裂痕?"我皺起了眉頭

看著手錶表面的裂痕,我完全想不起來是如何用成這樣的

之後我又在抽屜裡發現了另一個小盒子,這次我也同樣把它打了開來

小盒子裡裝著另一隻手錶,那個手錶的款式是紅白條紋的款式

"怎麼會有這支手錶?我不記得我有這支手錶呀..."我疑惑的看著那支手錶自言自語著

"丹菲呀~"媽媽突然打開了房門

"哦,媽~"我笑著看向媽媽

"洗個手吃飯吧"媽媽笑著對我說

"好~...對了媽"我看著媽媽正要離去的背影

"怎麼啦?"媽媽轉過身來看向我

"這支手錶...是從哪裡來的呀?"我看著媽媽問

"這是你高中那時候,跟你很好的那個男孩子送你的不是嗎?"媽媽看著我說

"阿?哦...對耶"我尷尬的笑著回應,其實我一點印象也沒有

"快點下來吃飯吧"媽媽笑著說,然後就轉身離去了

高中時跟我很好的男孩子?是李泰民嗎?

"算了...婚禮那天再問他好了"我把那紅白條紋款式手錶收好,然後放進了我的側背包裡

高中時跟我很好的男生...應該就只有李泰民他們那群人了吧?

------視角轉換(燦烈視角)------

今天的丹菲好像不會回家,而我就這樣等在他的家門口前

"嗒..."一個女人走了過來

女人經過了我面前,而我一眼就認出了他

"鄭秀晶?"我驚訝的看著那女人

"喀─"秀晶打開了905號那家住戶的門,然後走了進去

原來鄭秀晶住在這裡,我現在才知道

現在的時間都已經那麼晚了,他好像都是這個時間回來的,難怪我會不知道他也住在這裡

------

某天的中午午休,我突然得知了丹菲要離開的消息

"燦烈!!!丹菲要離開了!!!"伯賢跑到我正在練習吉他的地方,然後氣喘吁吁的對我說

"什麼!!!"我聽到這件事情,馬上放下了手中的吉他

我騎著腳踏車,追在搬家公司的小卡車後面,我看到丹菲和他媽媽就坐在裡面

"丹菲!!!!!!"我大聲的吼著

我叫了好幾次,但是搬家公司的小卡車卻還是離我愈來愈遠

那天之後的我,就像是失去了靈魂的人一樣,每天都過的很難過

"嘟嘟嘟..."我打了很多通電話給丹菲,但是丹菲的手機也從未接通過

"燦烈呀,你不練吉他了嗎?"鍾大靠著牆壁對我說

"你不會是要放棄了吧?"伯賢皺著眉頭對我說

"沒有丹菲的話,我就再也不彈奏吉他"我抱著吉他回答

因為很久沒有見到丹菲,所以很難過的我,後來生了一場病

"燦烈呀"姑姑走進了我的房裡

"姑姑"我從床上坐了起來

"姑姑帶你去看醫生吧,在這樣下去你的病會愈來愈嚴重的"姑姑看著我說

"...好"我答應了姑姑,畢竟我自從生病之後就堅持不要去醫院看醫生,讓姑姑也難過了很久

我的父母早逝,從小到大都是姑姑養育我的,所以我不能再讓姑姑難過了

"你快一點呀,姑姑在外面等你"姑姑慈祥的笑著對我說,然後走出了家門

"鈴─鈴─"家裡的電話突然想起

"喂"我接起了電話

"燦烈,我是丹菲"丹菲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頭傳來

"丹菲!!!你終於打來了!!!"我開心的說著

"我們7點在商店街的時鐘塔面前見好嗎?"丹菲對著我說

"好~"我開心的回應

等到丹菲掛斷電話之後,我又跑去換了另一套衣服,丹菲喜歡我穿的衣服

"燦烈呀,我們不是要去醫院嗎?"姑姑走了進來問我

"姑姑,我想去見丹菲,之後再..."我話說到一半,突然有個畫面在我腦裡一閃而過

那個畫面是在我夢中出現過的畫面,那個夢中有我和丹菲...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

丹菲和我不知道在跟我說些什麼,然後丹菲走到馬路中央,之後就被一台轎車給撞了過去

這樣的夢...在我父母出車禍之前我也夢過

那時候的我夢到了我父母會出事,我跟他們說了,但是他們不相信我,最後也還是出事了,而那時候夢中也有那個我不認識的男人

"丹菲...丹菲..."我跑出了房間,然後拿起了電話撥打著丹菲的手機號碼

丹菲...你絕對不可以出事呀

------視角轉換(丹菲視角)------

我來到了泰民的婚禮,跟高中時的朋友開心的敘舊著

"你那時候連說一聲都沒說就走了,你知不知道我們那時候很生氣?"身為今天新郎的泰民笑著說

"抱歉抱歉,那是因為來不及通知大家嘛~"我笑著回答

"那時你走後的不久,燦烈他也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"鍾仁也在一旁說著

"就是呀,那時候燦烈臉上專屬的燦爛笑容也消失了呢~"暻秀也說著

"那之後你跟燦烈還有再聯絡嗎?"泰民突然問著我

"阿?"我一臉茫然

"你幹嘛一副不認識燦烈的樣子呀?那時候的你們不是在交往嗎?"雪莉看著我問

"燦烈?他...是誰呀?"我看著所有人說

"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?我們說的是朴燦烈呀!!!"身為新娘的娜恩激動的說著(作者亂入:希望各位親不會生氣...我是因為看過泰民跟娜恩的"我們結婚了"才寫他們兩個的,初戀夫婦呀><)

"其實...我有一段記憶喪失了,所以不知道你們再說些什麼"我面帶有些難過的說著

"原來是這樣呀,那你找回那段記憶了嗎?"鍾仁看著我說

"還沒有,因為我還想不起來,所以我有定期去精神診所複診"我回答鍾仁

"你們有誰知道燦烈他朋友的聯絡方式嗎?"暻秀問著其他人

"...我有邊伯賢的!!!前幾天我在賣場遇到他,他有給我他的名片"雪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,然後激動的說著

"那你手機號碼先記一下好了,這樣等你之後找回記憶的時候,也好連絡伯賢"泰民對著我說

"好...阿對了!!!"我看著泰民回應

"什麼?"泰民看著我問

"這支手錶是你送我的嗎?"我邊說邊拿出了那支紅白條紋的手錶

"這才不是泰民送的,我記得是燦烈送給你的才對"雪莉看著我說

燦烈...又是燦烈這個人...他到底是誰?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?

"對了,你們沒有邀請秀晶嗎?"暻秀突然問

"有呀,喜帖我們有寄給他,但是他好像很忙,所以沒有要來的樣子"泰民回答暻秀

"秀晶?"我疑惑的看向其他人

"你該不會連秀晶也忘了吧?他是那時候跟你還有雪莉很好的轉學生呀"鍾仁看著我說

"秀晶?是...鄭秀晶嗎?"我看著鍾仁說

"是呀,不然是李秀晶嗎?"鍾仁笑著說

"丹菲,你真的也不記得秀晶了嗎?"雪莉看著我問

我看著雪莉,沒有說任何一句話

我忘記了一個叫做燦烈的男生,也忘記了一個叫做秀晶的女生

鄭秀晶是曾經跟我同班過的同學,為什麼我一點記憶也沒有?

那他為什麼要在我漫畫的評論下留言那些話呢?我真的完全搞不懂...

------

參加完泰民的婚禮之後,我接到了一通電話

"喂,你好"我說著

"我是吳世勳"世勳的聲音傳來

"你怎麼會知道我的手機號碼?"我驚訝的問著

"我跟金部長要的,你今晚有空吧?我約好了其他有名的作家一起吃飯,你也一起來吧,認識他們對你以後也會有幫助的"世勳對我說

"好"我回應世勳

"那我等會傳吃飯的地點給你"世勳對我說

"嗯"我回應世勳,然後掛斷了電話

------

我來到約好的地方,然後跟這群我不認識的作家們一起吃飯喝酒,當然身為總編輯的世勳他也在

"這次我決定讓在場的各位作家一起參予我的一個企劃,那份企劃是關於年輕作家的企劃,各位都是非常資深的作家,希望各位給我一些意見,我希望能夠選出三位年輕作家做這次的企劃"世勳笑著說

"嗯...我覺得像溫流這個年輕作家不錯,可以考慮用他做企劃"一位作家說著

"我覺得像珉豪這個年輕作家也不錯,也可以考慮他"另一位作家說著

"那另一個年輕作家...不如就丹菲好了,丹菲畫的漫畫最近不是很紅嗎?也考慮他好了"又另一位作家說著

"其實我也有這樣的想法,所以今天也才會找丹菲作家一起來這裡聚會"世勳笑著說

"我...我嗎?"我驚訝的看著大家,難怪世勳會找我來這裡...

"那就這樣說定好了,就他們這三位作家吧,總編輯你覺得怎麼樣?"一位作家說著

"我也覺得不錯,那就這樣吧~"世勳笑著說

"那個..."我突然感到不知所措

"來乾杯吧!!!"另一位作家說

"乾杯!!!"大家一起拿起了酒杯乾杯

"唉..."我無奈的開始自己喝著悶酒

------

因為喝了太多的關係,所以導致我有點想上廁所

"..."我從廁所出來之後,看到了一隻深藍色的波斯貓

因為被他身上的顏色吸引,所以我就跟了上去

我來到一條小巷裡,然後跟著那隻深藍色的波斯貓來到了一家掛著"XIUMIN"字樣的招牌的店前,這間好像是酒店的樣子

我站在門前,這個門好像是後門,不知道從這裡可不可以進去

"喀─"我打開了門

我走在一個寬大且又長的地下樓梯,來到了一個有著大圓弧型吧檯的酒店裡,而店裡一個客人也沒有,只有一個在吧檯前的男人

"觀迎光臨"男人身穿一身的黑色西裝,拿著一條白色的抹布擦拭著他手中的玻璃杯

"..."我坐到了吧檯面前

"我叫做XIUMIN,很高興為您服務,請問您需要些什麼?"男人看著我說,臉上帶著平淡的表情

"我要一杯威士忌"我隨便點了一杯酒

"好的"XIUMIN回應我

XIUMIN不久之後就將威士忌放到了我的面前,然後我順勢接了過來

"謝謝"我帶著微笑說

"客人您以前也來過我店裡呢"XIUMIN對著我說

"那是什麼時候?"我抬頭看向XIUMIN

"12月8日星期一,我記的很清楚,是十年前我開這個店的日子,那天雨下的很大,時鐘塔的指針一直轉動著,到7點整的時候指針停下了,那天店門口因為有十年以後才會有的月食,變的很暗,月亮躲起來,時間就會失去方向"XIUMIN對著我說

對於XIUMIN所說的話,我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,因為我根本想不起來我十年前有來過這裡

"客人您抽菸嗎?"XIUMIN問著我

"不好意思,我不會抽菸"我帶著淺笑回應

"沒關係,就當作是在嘗試味道吧"XIUMIN將一根香菸遞給了我,然後我接了過來

"我沒有可以點燃菸的東西"我看著XIUMIN說

"送給你吧"XIUMIN遞給了我一盒火柴

我接過了那盒火柴,火柴上寫著和XIUMIN這個男人以及這家店名字一樣的字樣

我打開了火柴,發現火柴盒裡只有三根火柴而已,然後我拿起了其中一根

"唰─"我低下頭點燃了火柴

就在我點燃火柴後,有一個男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了我的右手邊,還一直盯著我看

"呃先生...你嚇到我了"我看著那個男孩說

"你看得到我嗎?"那個身穿藍色棒球外套的男孩看著我說

"當然呀,你這麼大一個人"我笑著回應男孩

"我的名字叫做..."男孩看著我說

"這是本店免費招待的"XIUMIN突然又拿了一杯威士忌給我,男孩的話就這樣被打斷

"謝謝"我對著XIUMIN微笑道謝

"你喜歡聽別人唱歌嗎?"男孩笑著問我

"喜歡"我帶著微笑回答男孩,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著這個男孩時,心裡會莫名的覺得溫暖,尤其是看到他的笑容的時候

"等我一下"男孩露出了笑容,還是很燦爛的那種笑容

為什麼...我會覺得似曾相似呢?

"碰─"酒店裡的所有燈突然全部熄滅

"我的名字...是繁盛的果實的意思"男孩的聲音從我前方傳來

"碰─"酒店裡的所有燈又再次亮起

男孩站在我前方的黑色舞台上,右手握著麥克風架的桿子,左手握著麥克風架上的麥克風

〝老去的日記在牆角被遺忘,翻開被灰塵覆蓋掉的過往,在那一頁,你還那麼耀眼,依然留在裡面,過去的畫面漸漸都醒過來,心跳也好像那天一樣澎拜,可惜時間,卻不能隨心所欲的倒退~你的彼得潘,離開你有一點孤單,回到我們的Never Land,回憶都還在,我們彼此凝望微笑都還在,我永遠是你彼得潘,我還留在時間裡期盼,穿越雲彩,飛過記憶的海,去看無可替代的愛...〞

男孩開心唱著歌的樣子,完完全全的吸引了我的目光

突然我有個念頭...我好希望時間能夠一直停留在這一刻

------

我不適的睜開了眼睛,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白色的長沙發上

"哦~你醒啦"世勳拿著一個玻璃杯向我走來

"我怎麼會在這裡?"我看著世勳問,不用想也知道這是他家

"你昨天喝的爛醉,我不放心讓你一個人回家,所以就把你帶來我家了"世勳在我面前的另一個沙發坐了下來

"昨天那個男孩..."我話到嘴邊而已,世勳就開始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

"什麼男孩?你昨天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呀"世勳看著我問

"沒什麼..."我對著世勳說,然後拿起了包包,穿上了我褐色的外套,再拿起我的側背包

"你不先喝完蜂蜜水再走嗎?"世勳也站了起來,他手裡拿著那杯他為我調的蜂蜜水

"不用了,我還有漫畫要趕"我對著世勳說,然後走到了玄關穿鞋子

"不要忘了要交企劃時要用的作品給我"世勳走到我身旁說

"嗯"我穿好鞋子之後站了起來,然後準備開門走出去

"等一下"世勳叫住了我

"怎麼了?"我轉過頭看向世勳

"我們...這樣算是朋友了吧?我想跟你做朋友"世勳看著我說,臉上帶著些許的害羞

"再說吧"我對著世勳說,然後就開門走了出去

------

我走到了世勳所住的高級大樓外面,無意間摸了摸一下外套上右邊的口袋

"這是..."我從口袋拿出了昨天XIUMIN給我的火柴盒

「什麼男孩?你昨天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呀。」

這不是夢呀...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------

回到了住處之後,我又開始專注於自己的漫畫當中

這次我成功的畫出了男孩燦爛笑著時的模樣,或許是托昨天那個男孩的服吧

"阿..."在我畫完男孩的燦爛笑容之後,我感受到了我的頭劇烈的疼痛著

"碰─"我從椅子上跌了下來

我用雙手抱住自己的頭,躺在地板上難受著

"阿..."我的頭依舊劇烈的疼痛著,在我閉上眼的那一刻,我的腦海裡出現了昨天男孩笑著的模樣

------視角轉換(燦烈視角)------

看著丹菲在我面前突然倒去的樣子,我整個人都著急了起來

"怎麼辦...怎麼辦..."我著急的在丹菲的身邊走來走去

我跪坐在了丹菲的身旁,開始不停的叫著他

"丹菲!!!你快醒醒呀!!!丹菲!!!"我跪坐在丹菲的身旁喊著

「只要心中有極大的信念就能做到,你也試試看吧。」

看著掉落在丹菲身旁的他的手機,我急切的希望著它能幫我播打電話

手機突然亮起,上面顯示著它正在播打給一個叫做世勳的人

"丹菲,你不用擔心,很快就會有人來救你了"我看著丹菲蒼白的臉說著

------

我身上穿著丹菲喜歡我穿的藍色棒球外套,跑在滿是人的大街上,而這個時候正好下著大雨

剛剛打了電話給丹菲,可是丹菲卻沒接,所以我只留了語音給他,但是他好像也沒聽到的樣子

等我到了商店街的時鐘塔面前時已經是6點55分的事情了,然後我看到了站在對街的丹菲

"丹菲!!!"我大聲的喊著

"燦烈~"丹菲開心的叫著我

"你乖乖的待在那裡,我過去你那裡"我對著丹菲說

等到人可以通行的燈亮了之後,我跑到了丹菲的面前

"太好了,你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"我笑著對丹菲說

"什麼意思?"丹菲看著我問

我把所有關於我以前夢到我父母出事的夢,還有丹菲出事的夢全部告訴了丹菲

"燦烈,你難道相信這些東西嗎?"丹菲一副不敢置信的看著我說

"我相信呀,而且我怕你會出事呀!!!"我對著丹菲說

"擔心我?那麼,我現在就來證明給你看!!!"丹菲突然生氣的對我說

丹菲突然走到了馬路的中央,雖然現在是車輛不能通過的時候,但是我還是顯得很著急

"丹菲你別鬧了!!!快回來!!!"我對著站在路中央的丹菲大喊

"我要證明你的夢是假的!!!"丹菲轉過頭對我說

"小心呀!!!!!!"突然有人大喊

"叭─叭─"一輛高速行駛的轎車突然往這裡開來

"丹菲!!!!!!"我對著丹菲大喊著,但是丹菲卻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

我衝向了丹菲身邊,然後將他推開

就在我被撞到的那一刻,我覺得世界萬物都停止了

然後我看見了自己因為被車撞,停留在半空中的樣子

"這是怎麼回事?"我脫口而出

"燦烈"一個男聲從我身後傳來

"..."我轉過身去看向那個男人,他是出現過在我夢中的男人,他的手裡還拿著一把黑色的雨傘

"我可以帶你走嗎?"男人對著我說

"那麼丹菲以後就不會有事了吧?"我看著男人說

"不會有事的,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情"男人回答我

"那麼...你滿足我一個願望吧"我對著男人說

"什麼願望?"男人看著我

"請抹掉丹菲關於我的記憶,還有關於今天在場的所有記憶,不管是人還是物都是"我邊說邊忍著在眼中打轉的淚水

"為什麼?"男人看著我問

"我一個人...一個人痛苦就可以了...丹菲的痛苦我來承擔...所以...求你了...求你了..."我邊說邊掉下了眼淚

"叩─"男人將黑色雨傘的尖端部分敲到了地面上,發出了清晰有力的聲響

丹菲...你會沒事的

------視角轉換(丹菲視角)------

我又再次不適的睜開眼,但是這次不是在世勳他家,而是在醫院裡

"丹菲"媽媽看著我,臉上滿是擔心

"媽...我怎麼會在醫院裡?"我看著媽媽說

"你因為長期下來累積的壓力和疲勞的關係,所以在家裡昏倒了"媽媽看著我說

"原來是這樣呀"我看著媽媽說

"這都要感謝你們出版社的總編輯呢,是他叫的救護車"媽媽笑著對我說

"世勳?"我看著媽媽說

"我在這"世勳從病房外走了進來,手裡還拿著水壺和水杯

"謝謝你"我看著世勳說

"謝什麼呀,我只是剛好接到了你的電話,然後你又不說話,所以才打電話叫警察,誰知道後來就變成叫救護車了"世勳笑著說,然後倒了一杯水給我

"謝謝"我笑著接過了水杯,我不記得我有打電話給世勳呀...

"丹菲你沒事就好,媽媽放心了"媽媽笑著對我說

"媽,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"我對著媽媽說

"說這什麼話呢,你是我女兒我當然要擔心呀!!!不說了,媽還有其他事情先走了"媽媽對著我說

"好,媽你路上小心"我笑著對媽媽說

"對了...這是我前幾天在整理你房間東西時找出來的,是你以前高中用過的手機,不知道你還要不要"媽媽邊說邊拿出了一個折疊式的手機

"媽你給我吧,我之後再看看還能不能用"我笑著對媽媽說,我自己也想看看我以前用過的手機裡有些什麼

"好,那媽走了呀"媽媽將手機放到的我病床旁的桌上,然後笑著往門走去

"阿姨,我送你"世勳跟了上去

媽媽和世勳離開病房之後,病房裡瞬間安靜了下來

"叮鈴─"我打開了高中時用過的手機

"沒想到竟然還有電..."我驚訝的看著手機說著,這麼久沒用了還有電

手機上的小螢幕顯示著日期及時間,但是是2003年那時候的

"..."我看著手機笑了笑,然後又將它關機

------視角轉換(燦烈視角)------

我站在丹菲的病床旁邊,看著丹菲對著手機微笑的模樣

"時間快到了"使者突然出現

"我知道"我回應使者

離道別的日子似乎近了...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丹菲了嗎?

------

從發生車禍那天開始之後,我每天都會跟在丹菲的身旁,就這樣持續了十年的時間

"請問要點些什麼呢?"咖啡店的服務生笑著問丹菲,某天丹菲去到了咖啡店

"喝熱可可吧!!!如果再加上糖的話,會更好喝呢~"我笑著對丹菲說

"我要一杯美式咖啡"丹菲對服務生說

丹菲看不見我,自然也聽不見我說話,這樣的情況我也習慣了

"唉..."看著丹菲因為畫不出漫畫男主角的燦爛笑容而煩躁,我不知不覺難過了起來

丹菲定期都會到一間精神診所複診,因為丹菲失去了2003年的其中一段記憶,關於我的記憶

------視角轉換(世勳視角)------

"你的作品還沒有給我呢" "那你去我家找找看有沒有好了"

"我哪會知道你作品放哪裡呀" "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我應該是放在我電腦桌上面沒錯"

然後我就這樣得知了丹菲告訴我的密碼,來到他住的地方,輸入了他家門的密碼後進來了

"在哪裡呀?"我在丹菲的電腦桌上東找找西找找,就是沒有看到他說的作品,該不會是他記錯了吧

真是...這麼大的人了,東西放在哪裡都不知道

------視角轉換(燦烈視角)------

那個叫做吳世勳的男人,在得到丹菲的同意之後,取得了丹菲家門的密碼,進到了丹菲住的地方

"你可不要把我們丹菲的桌子用亂呀"我站在世勳的一旁說著

唉...說了也沒有,根本就是愈來愈亂了

"到底放在哪裡呀...打電話問他好了"世勳邊說邊摸著口袋

然後我就看著世勳摸著自己褲子上的所有口袋,怎麼樣就是找不到手機的好笑模樣

"真是...我忘記帶手機了,回去醫院問好了"世勳邊說邊翻了一個白眼

那本被丹菲帶回來的畫冊...只要心中有極大的信念就能做到,就像是上次一樣

"唰─"原本被放在書櫃上的畫冊,從書櫃上掉了下來

"這是什麼呀?"世勳走上前,然後蹲下身,將那本2003年的畫冊撿了起來

拜託你了...那本關於2003年的畫冊

------視角轉換(丹菲視角)------

我坐在病房裡的大窗戶旁,凝望著外面湛藍的天空

「我覺得你可以回去以前那時住過的地方,或許能夠找回你失去的一些記憶也說不定。」

我想找回那...我失去的記憶

------

我坐上了通往束草的火車上,我的右手裡拿著那盒XIUMIN給我的火柴,左手拿著我開封之後還未喝完的礦泉水

"唰..."我打開了那盒火柴,裡面只剩下兩根火柴了

我拿起了其中一根火柴棒,準備想要點下的時候,火車震動了一下,然後火柴掉到了地上

"阿..."我彎下身想要撿起,結果沒想到礦泉水把我用倒了

我撿起了火柴棒,上面有著些許的水珠

"還是先留著好了"我將那根沾到些許水的火柴棒放進了我的大衣口袋裡,或許等它乾了之後還可以用

------

我回到了自己高中時唸過的高中,然後走在滿是學生的校園裡

我來到了自己最熟悉的美術教室門口前,裡面的一切似乎都沒有變過呢

"哦~丹菲?你是丹菲對吧?"一個女聲傳入我耳裡

我轉過身去,然後看向那個女人

"老師"我驚訝的看著女人,他是我高中時的美術指導老師

"丹菲,好久不見了~沒想到你會回來這裡"老師笑著對我說

我跟著老師來到了校園裡的一座花園裡,然後肩並肩坐在木頭長椅上一起聊天

"你跟那個叫做燦烈的學生還在一起嗎?"老師看向我說

"燦烈嗎?"我看著老師問

"是呀,就是那時候跟你交往的男孩子,你們現在應該還在一起吧?"老師看著我說

我又再一次把我失去其中一段記憶的事情說了一遍,而這一次則是說給我高中的美術指導老師聽

"所以你是因為想要找回記憶才回來學校的呀"老師看著我說

"嗯,我想找回那段我失去的記憶"我看著老師說

"其實那時候的我很看好你跟燦烈那個學生,燦烈他是個很擅長音樂和樂器的孩子,人又相當的有禮貌,所以學校裡的老師們都對他讚譽有加"老師看著在他眼前不遠處跑來跑去的學生們說

"..."我安靜的看著老師,原來燦烈那個男孩子是個好學生呀

"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,燦烈他和他的姑姑就搬走了,一聲不響的搬走了"老師把視線拉回我這裡

"請問老師您知道燦烈以前他家的地址嗎?"我看著老師問

我想要...找回那段關於燦烈這個男孩子的所有記憶

------

我跟老師要了地址之後,來到了這個以前燦烈住的地方

"這是..."我站在一大片被油漆畫過的牆壁前

上面是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背對著人,一起坐在海邊看海的樣子,而上面還有著一大一小的白色手印

我靠近了那面大牆,然後將右手放上了那個小的白色手印上

"一模一樣..."我驚訝的看著我覆蓋在白色手印上的右手

這幅畫是我畫的嗎?這個小的白色手印是我的嗎?

"燦...烈..."我看著小的白色手印旁的大的白色手印,不知不覺脫口而出

"朴...燦...烈..."我將左手覆蓋到了大的白色手印上,現在我的雙手都覆蓋在牆上

朴燦烈...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喊的出了他的本名

------視角轉換(世勳視角)------

回到醫院之後,我才得知丹菲在我離開不久後,就馬上辦了出院手續

"這裡是..."我坐在車上,看著自己在丹菲家找到那本畫冊

畫冊上是一個男孩起著腳踏車,載著一個女孩穿梭在兩旁都是櫻花樹的道路上

如果我沒記錯的話...這個地方不是在束草嗎?

"我去束草看看好了"我和上了那本畫冊,然後開著車準備前往束草

------視角轉換(燦烈視角)------

丹菲租了一台腳踏車,然後騎在曾經我載著他穿梭在兩旁都是櫻花樹的道路上,但是因為現在是秋天的關係,所以櫻花都還沒開花,就只有樹枝在上面而已

"丹菲..."我跑在丹菲的左手邊,丹菲以非常慢的速度騎著腳踏車

"....朴...燦...烈..."丹菲停下了腳踏車,然後突然說

丹菲他...說出了我的名字

"你...對我來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?"丹菲看著前方說著,然後抬起了頭,看向那還未開出櫻花的樹枝

"丹菲..."我看著丹菲說

"張丹菲!!!"世勳的聲音突然傳來

"世勳?"丹菲轉過身去

"沒想到你在這裡"世勳邊說邊拿出了那本丹菲在2003年畫過的畫冊

"這怎麼會在你那裡?"丹菲看著那本畫冊,然後問著世勳

"我去你家找不到你的作品,結果卻找到了這本畫冊"世勳笑著說

"你該不會是想拿我的這本畫冊,當作這次企劃要用的作品吧?"丹菲看著世勳問

"Bingo~就是這樣沒錯"世勳笑著回答

"好吧,那你就拿這本畫冊裡的畫,當作我這次的作品吧"丹菲對著世勳說

然後丹菲和世勳就這樣坐在了其中一棵櫻花樹下,開始聊起天來了,而丹菲的腳踏車停在一旁

"你怎麼突然辦出院手續?才一轉眼的時間,你就已經從醫院裡消失了"世勳看向坐在他右手邊的丹菲問

"因為要尋找我失去的其中一段記憶,所以才回到這個曾經我待過的地方"丹菲抱住了他的雙膝,然後回答了世勳的問題

丹菲對世勳說了他所有失去記憶的事情,他所失去的那段記憶,他想努力找回的那段記憶

"對了,這本畫冊裡面..."世勳又拿出了那本畫冊

世勳翻開了那頁丹菲畫的畫,上面是我載著丹菲穿梭在這個道路上的圖

"這張圖不就是這裡嗎?"世勳指著那頁的圖說著

"...真的是這裡耶"丹菲突然驚訝的說

"這本畫冊如果畫的都是在你現實生活中出現過的事情..."世勳笑著對丹菲說

"如果你無法讓丹菲想起些什麼的話,就讓其他人代替你去幫他想起吧"使者突然出現在我的左手邊

"嗯"我簡短的回應了使者

丹菲...等你想起之後,那段你失去的記憶,那時的你是否會感到痛苦呢?

------視角轉換(丹菲視角)------

很快就到了傍晚,我莫名向世勳提議了一家這附近很有名的咖啡廳,而現在我和世勳就坐在這個咖啡廳裡休息

"您的熱可可"服務生給了世勳一杯熱騰騰的可可

"加糖會更好喝的"我對著世勳說,脫口而出的那種

「加糖會更好喝的。」一個男聲突然在我耳邊響起,就像是曾經誰也對我說過這樣的話一樣

我的腦裡突然浮現出一個模糊的臉,那個臉似乎是屬於一個帶著燦爛笑容的男孩子

「加糖會更好喝的。」

「騙人。」

「真的。我不會騙你。」

"我..."我的腦裡突然出現了畫面,這個咖啡廳我以前似乎來過的樣子

"什麼?"世勳看向我,手裡捧著那杯熱可可

"我以前好像有來過這裡"我看向世勳說

"真的嗎?你有記憶嗎?"世勳驚訝的問著我

"剛剛在我腦海裡突然有了一些畫面,那裡面有著一個男孩子,只是那些畫面很模糊"我回答世勳,臉上好像有些著急,因為我想要趕快想起那段記憶

"放心,這些事情不急,不用逼著自己要趕快想起"世勳笑著對我說,然後用了他的右手摸了摸我的頭

------

我和世勳一起走出了咖啡廳,然後發現現在正下著大雨

"坐我的車回去吧"世勳對我說

"不用了,我還要去還腳踏車呢"我回答世勳

"那好吧,我就先走了"世勳對我說完,然後就轉身奔向大雨中了

世勳走了之後,我就這樣騎著腳踏車在大雨中淋雨

"嘎..."突然一個打滑,我從腳踏車上摔了下來

"沒事吧?"世勳突然出現在我面前,而他的車子停在一旁的道路上

「沒事吧?」

"..."我望向世勳,一句話都沒說

「嗯,沒事。」

"很痛吧?"世勳蹲了下來,然後看著我說

「很痛吧?」

"..."我還是望著世勳,一句話都沒說

「沒事,我有ok蹦。」

"燦烈...朴燦烈..."我看著世勳突然說著

朴燦烈...我好像有點想起來你是誰了

------

回到了首爾之後,世勳在我家睡了一晚,因為時間已經太晚了

"真的沒事嗎?"世勳站在我家門問著我,他現在正要離開我家

"嗯,沒事"我帶著微笑回答

"真的嗎?"世勳看著我問

"真的,我沒事"我回答世勳

"那就好,我先走了"世勳帶著微笑對我說,然後準備轉身離去

"對了"世勳突然又轉過身來

"怎麼了?"我問著世勳

"如果恢復記憶之後你覺得難過的話,隨時都可以來找我,我會...陪著你的"世勳對著我說

"嗯,謝謝你"我帶著微笑回應世勳

為了買晚上要做的晚餐材料,我走出了家門,正好看見一個女人拖著一個行李箱從905號走出來

"鄭秀晶?"我看著那女人說

"張丹菲...你終於知道我是誰了"秀晶看著我說

"你...曾經跟我很好嗎?"我看著秀晶說

"你覺得呢?"秀晶帶著微笑問我

"你為什麼要在我的漫畫下面留下那些評論?"我看著秀晶

"你自己都很清楚不是嗎?"秀晶笑著對我說

"朴燦烈他人現在在哪裡?你知道嗎?"我看著秀晶

"呵...你是真的不知道,還是你在裝傻呀?"秀晶帶著不屑的眼神看著我

"你這是什麼意思?"我疑惑的望著秀晶

"朴燦烈他已經死了你不是知道嗎?他在10年前就死了!!!"秀晶對我吼著

朴燦烈...已經死了?

"朴燦烈...死了?"我驚訝的看著秀晶

"你就繼續裝傻到底吧,我已經要去美國了,我們以後不會再見面了"秀晶對著我說完之後,就拖著行李箱繞過我走了

 不可能呀...這怎麼可能...朴燦烈他死了?

------時間轉換------

我來到了一間在出版社附近的咖啡廳,我跟一個很重要的人約在了這裡

"抱歉我來晚了吧"一個穿著褐色大衣的男人笑著對我說

"伯賢...好久不見了"我帶著微笑說

我記得眼前這個叫做邊伯賢的男人,他是當時學校唱歌很厲害的人

"所以,你失去了那段關於燦烈的記憶了是嗎?"伯賢在聽我說完所有事情之後問我

"嗯...還有秀晶告訴我,燦烈他...已經死了的事情,這到底是什麼回事?"我疑惑的望著伯賢

"其實...燦烈他..."伯賢把所有他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了我

------

夜晚的街上吹來有些溫熱的風,但是我卻感覺不到溫暖

"現在為您報導下則新聞,今晚7點時將會出現十年會出現一次的月食,有興趣的民眾..."我經過一家小吃店,電視上的女主播正好說著

我拿出了放在我外套大衣裡,我高中時用的手機和我現在用的手機

〝2003年12月8日 6:50〞

〝2013年12月8日6:50〞

一個顯示著十年前的時間,一個顯示著今天的時間

一樣的日期,一樣的時間,中間卻是隔了十年的時間

「很抱歉...你的畫...」「你會怕黑嗎?」

「廚師,我想要開一家餐廳,然後讓所有人都吃到我做的料理。」

「我們騎腳踏車去逛逛吧。」「阿阿阿!!!這樣很危險呀!!!」

「阿對了,我有份禮物要送你。」「我幫你戴上吧。」

「哇...」「嗯,很漂亮...你真的好厲害。」

「你乖乖的待在那裡,我過去你那裡。」「我相信呀,而且我怕你會出事呀!!!」「丹菲!!!!!!」

「12月8日星期一,我記的很清楚,是十年前我開這個店的日子,那天雨下的很大,時鐘塔的指針一直轉動著,到7點整的時候指針停下了,那天店門口因為有十年以後才會有的月食,變的很暗,月亮躲起來,時間就會失去方向。」

月亮躲起來...時間就會失去方向...那麼我是不是就能改變一切?

燦烈他...是不是就不會死了?

朴燦烈,我已經想起你了

------

我手裡握著高中時用的手機,拼命的跑到了商店街前的時鐘塔這裡

"..."我望向時鐘塔上面的時間

〝6:59〞時針和分針表示著現在的時間

"燦烈..."我拿出了XIUMIN給我的火柴盒,火柴盒裡只剩下一隻火柴棒,然後我將他點燃

燦烈...我想改變現在的所有一切

"叭─叭─"車子的喇叭聲傳來

"小心呀!!!!!!小姐!!!!!!孩子呀!!!!!!"來自四面八方,不管是老是年輕的聲音,都往我這裡喊來

我感覺到了四周變的灰暗,月亮似乎躲了起來...那麼時間是否也失去了方向?

"唰─"車往我身邊繞過,風將我的頭髮全部吹亂

"小姐你沒事吧?孩子你還好嗎?沒有受傷吧?"一群人向我圍來,不停的關心著我

我衝破了那些人,開始跑了起來

------

我走進了一個小巷子裡,尋找著那個有著"XIUMIN"這個招牌的酒店

"喵..."我看到了那隻我看過的深藍色波斯貓,而他的上面正掛著XIUMIN這個字樣的招牌

"喀─"我打開了走了進去

"歡迎光臨"我又再次看到了XIUMIN穿著一身黑色西裝,站在吧檯面前擦著玻璃杯的樣子

"告訴我燦烈在哪裡"我走到了XIUMIN面前說

"你先坐下來吧"XIUMIN對著我說,然後將一杯威士忌放到了我面前

"..."我坐了下來,然後盯著XIUMIN不說話

"點燃你最後一根火柴吧,在你的外套裡不是嗎?"XIUMIN擦著玻璃杯對我說

我從大衣裡掏出了那根之前被用濕的火柴棒,然後又接下了XIUMIN遞給我的空火柴盒,之後我將火柴點燃

"丹菲..."燦烈向上次一樣突然出現在我面前,他身上穿著那件我喜歡他穿的藍色棒球外套

"燦烈..."我看著燦烈,眼淚突然不受控制般的流了出來

"不要哭"燦烈抱住了我

"燦烈"我叫著燦烈的名字

"嗯?"燦烈放開了我,然後看著我

"我...想起你了"我看著燦烈說

"嗯...你終於想起我了"燦烈笑的燦爛

"燦烈你可以像這樣永遠待在我身邊嗎?"我看著燦烈問

"對不起,我恐怕很快就要離開你了,因為你已經恢復了有關於我的所有記憶,這就表示我該離開你身邊了"燦烈對著我說

"燦烈...不要走...我求你..."我哭著對燦烈說

"我只希望你能夠好好的"燦烈對著我說

燦烈閉上了眼睛,然後向我靠近,他將他的唇貼上了我的

燦烈...我喜歡你

應該是─

燦烈...我愛你

------時間轉換------

我的作品展就這樣順利結束了,現場也來了很多喜歡我的作品的人

"丹菲"世勳的聲音從我身後傳出

"世勳"我帶著微笑說

"走吧,跟我一起上去看看你的作品"世勳笑著對我說

------

我跟著世勳來到了我的作品展示樓,我的作品被排成一個大圓圈

每一幅畫都是我在漫畫裡有畫到了...這些都是我的故事...

「朴燦烈。」一幅畫上面貼著屬於這幅畫的名字,而上面畫著的是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男孩子

------

某天的我來到了這個曾經燦烈騎著腳踏車,載著我在這裡穿梭的地方

我靠在一棵大樹下,手裡拿著那本我在2003年畫的畫冊

「丹菲。」燦烈的聲音傳入了我耳裡

我站了起來,然後轉過身去

"燦烈..."我帶著微笑說

我彷彿看見了...燦烈騎著腳踏車朝我這裡過來

「朴燦烈。我不會再忘記你了。」

------The End------

朝夢想前進的雲兒終於更文了~~~~~~(撒花#

沒記錯的話,我這篇文好像是從之前過年那時候,說好要推出來的文...結果被我拖了那麼久(抱歉QAQ

這篇文是改編自"東方神起-昌珉"和女演員"文佳英"在2014年演的迷你電視劇《MiMi》誕生的文,那時候因為我看了這齣劇之後,所以就突然決定要寫這篇文了,沒看過這齣劇的親們也可以去看看唷^^

這篇文我覺得可以稱的上是〝刻骨銘心〞的愛情的一篇文吧...(我個人覺得#

『即使你看不到我,我也依然會在你身邊守護你。』─雲兒(文中的最後感觸言)

希望大家會喜歡我的這篇文,也請大家繼續多多支持我><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朝夢想前進的雲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